辣鸡薇檀吃枣药丸

劳资不肝了,不肝了。
@微棠 共号,有时候抽风的是她不是我,想找她的也可以敲我试试没准线上的是她。
“周遭的一切我一概不知”
“我就是我 仅此而已”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话”
“那一定是'无用之人'”

最让人想死的莫过于写了一晚上的作文,老师说仿写痕迹明显。

硬生生把铅笔画成水彩.JPG
是女儿

自家各种植设(瞎jb乱写系列)

睡莲
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尽管每天除了睡觉睡觉睡觉还是睡觉。
性子温温吞吞的,就算你在正午他睡得正香时去叫醒他工作也不会生气,只是说“等一等,给我两分钟整理一下。”
总有人认为香蒲是它的亲戚,但事实上香蒲除了脚下踩叶子和它完全没有半点相似。
如果有人作出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想要看睡莲除了=_=以外的表情的话,那么他注定要无功而返了。因为睡莲(至少目前)不会因为任何事情生气。
尽管不是无业游民但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差别,他只是每天花上19个小时睡觉,0.5个小时吃饭喝水上厕所和4.5个小时工作。工作也是在家里进行的,往写字桌前面一坐,写写画画四个半钟头之后就把画册一盖,喝口水继续睡觉。
虽然作息看上去很奇怪,不过还是个很好相处的家伙。有时候他从19个小时里抽一些出来收信收快递采购日常用品,和邻居们也是聊得很开的。
除了嗜睡以外只是个无趣的典型老好人而已。

↑以上内容由闲着无聊的尾行狂花盆整理,如有疑问她也不会搭理你的。

(开玩笑的)

自家各种植设(瞎jb乱写系列)

花盆
是个活了很久很久的家伙了。
是活着的植物,也是没有生命的花盆。
自称从这片土地诞生的时候就存在着了。
号称(虽然也的确)自己在物理意义上永远不会消亡。(能量守恒定律)
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没事情干时就摔东西。
如果没东西摔就摔自己(雾)跑到屋顶上玩不带防护措施的信仰之跃。
大概没有痛觉吧,或者说把自己弄成粉末和碎片无数次之后麻木了。
通常情况下是个普普通通喜欢待在高处的中二病(坐在高处是为了方便信仰之跃(划掉)
对某人/事/物感兴趣的时候会变得非常难缠,尤其是你找不到能把她赶走或者弄死的办法。
犯贱时可以让被骚扰对象恶心到吐,尾行纠缠言语骚扰一应俱全,是个绝佳的当狗仔的料子。
本体被打碎之后可以在被粉碎地点以五米为半径作球体的范围之内重新拼回来,因此在找到能弄碎她灵魂的方法之前姑且忍一忍这个大麻烦吧。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灵魂可以具象化,变成半透明可视不可触的存在。
心情好时救死扶伤帮忙续命,心情不好时落井下石补刀放冷箭应有尽有。
对你处于无感情当作玩物看待时喜怒无常做事全凭一时兴起不计后果只求看戏,感情表情语言都是在心中预演过只是用来调戏猎物的,真的对你有感情时则是完全不给好脸色一边用嘴炮狠狠打破你的耐心一边替你挡了几十支箭顺便扔给你一块膏药但是那态度会让你感觉还不如不要这块救命膏药,口嫌体正直莫过于此。
总的来说就是个傲娇神经病,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家伙。
没有同类,或者说没有同类拥有灵魂。

“嗯?怎么了~”
“没错呀——你恨我恨得牙痒痒但是又打不死我的表情就是很可爱啦~你不这么认为吗~?”

是啊你说的真对我怎么不去死呢。

对爱5的一点吐槽

最想吐槽的一点就是它竟然是穿穿穿穿穿越剧啊,还是穿进了盗墓笔记的。
南派三叔亲自参演+编剧情(大概?)
结尾导演编剧和三叔特地来了一句这是同人ummmm.....
在梦里集体体验了主角感觉的一众骚年们真是开心呢hhhhhhhhhhh
特效不错。
风格仍然很搞笑,肚子疼了好一阵子233
遗憾的是关谷走了。

求stack姐家loop的歌词罗马音翻译,拿着kindle 连网易云都用不了,气昏古七

既然建都建出来了氪五个月的零花钱买皮肤应该没什么毛病吧QwQ

突然有感觉就来了一发,然后。。。
伯爵你又来了⊙_⊙
现在还差小46和u47_(=3> <)_

可能这tm就是大佬了吧

以及我终于也抽到780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自行啪啪啪鼓掌)